首页 »

【钩沉】陈丕显:解放初期如何在上海打家底

2019/10/16 9:02:13

【钩沉】陈丕显:解放初期如何在上海打家底

 

【人物简介:陈丕显(1916-1995),中国共产党历史上著名的“红小鬼”,曾任共青团中央儿童局书记,中共华中工作委员会书记,中共苏南区委、中共上海市委、中共湖北省委第一书记,第六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等职】

 

今年3月20日,是陈丕显同志诞辰100周年纪念日。上海是陈丕显同志曾经为之呕心沥血工作多年的地方。他对上海这座城市和上海人民寄予了无限深情,对上海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因而深受上海人民的崇敬和怀念。

 

36岁代理上海市委第一书记职务

 

1952年2月,陈丕显同志告别苏南来到上海,出任中共上海市委第四书记并代理第一书记职务。协助陈毅同志主政中国最大的工商业中心城市,这对于时年不到36岁的他,是怎样一副重担!面对建国初期上海经济社会错综复杂的局面,他殚精竭虑,勇往直前,严格执行党中央的方针政策,放手发动人民群众,开展深入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积极推动企业民主改革和社会改造,荡涤旧上海的污泥浊水,稳定了上海的经济社会,推动实现了对农业、手工业和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

 

在“一五”计划期间,陈丕显同志作为上海市委主要负责人之一,主持制定了“维持利用、调整改造”基本方针,挖掘现有工业设备潜力,努力出产品、出资金、出技术、出人才,全力以赴支援国家重点项目、新兴城市发展和边疆地区建设。他卓有成效的工作,为全面恢复和发展上海的工业生产,支援全国重点建设和边疆建设都作出了贡献。

 

在上海的23年里,陈丕显同志先后担任中共上海市委第四书记、第二书记、市委书记处书记、上海警备区第二政委、第一政委,华东局书记处书记,上海市政协主席等重要职务,长期主持上海市委书记处日常工作,并分管经济、科技、农业、城建等方面工作。1965年4月起负责市委全面工作,11月出任上海市委第一书记。

 

这23年,特别是1956年至1966年,是上海开始全面建设社会主义时期,也是上海这座有着光荣革命传统的城市在党执政后实现第一次跨越式大发展的重要时期。陈丕显同志殚精竭虑,以勇于担责、敢于开拓、善于巩坚的革命精神和卓越才干,投身上海各项建设的火热实践中。他与市委其他同志一道,坚决贯彻落实中央关于利用和发展沿海工业老基地的战略思想,制定了“充分利用,合理发展”的工业建设方针,调动广大工人、知识分子和工商业者的积极性,通过经济改组、技术改造和改建扩建,发挥上海近百年来形成的工业基础,使之更好地满足了国家和人民的需要。

 

直接领导建上海首个卫星城——闵行卫星城

 

1958年至1960年,陈丕显同志兼任上海市委科学技术领导小组组长、上海市科学技术委员会主任委员。在他的直接领导下,上海积极响应中央关于“向科学进军”的号召,制订科技发展规划,聚焦一批重点攻关项目和尖端学科,相继建立原子核、计算机技术、技术物理、电子学和力学等一批新技术研究所,围绕重点新兴工业和新技术,集中优势力量组织合作攻关。这些举措有力地推动上海高新技术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发展壮大。

 

1959年至1962年,陈丕显同志兼任上海市委基本建设委员会主任。为合理调整工业布局、分散市区人口,他主持了闵行、吴泾、嘉定、安亭、松江等卫星城建设工作,使之成为中心城工业外放和新建工业的安置地。由他直接领导的闵行卫星城建设,是上海最先启动的卫星城,按照“成街成坊”、“先成街后成坊”原则,用短短3个月的时间建成“闵行一条街”,成为闻名全国的新中国工业新城规划建设的样板。

 

到1965年上海已初步建成为我国一个先进的工业生产门类齐全、综合配套能力较强、科学技术先进的工业基地和科学基地,拥有冶金、化工、机电、仪表、汽车、石化、飞机、电站设备等基础,以及微电子、计算机、光纤通信、生物工程、激光技术等高科技产业。已有70多项产品赶上或接近60年代世界先进水平。陈丕显同志对此功不可没。

 

强调“一手抓生产,一手抓生活”

 

陈丕显同志牢记党的宗旨,始终把人民群众的生活放在心上。在上海市政建设中,他特别强调“一手抓生产,一手抓生活”,在建造工业区的同时,一定要建好职工住宅。因此,当一座座工厂拔地而起时,为职工和居民服务的食品、百货、五金、交电、药房、书店、影剧院、医院、文化馆、公园及中小学也应运而生,既发展了工业生产,又为广大居民和职工营造了安定的生活环境,解决了后顾之忧。

 

他在工作中注重调查研究,了解民情,从实际出发,把解决群众关切的问题作为工作成败的标准。他指出,决定一件事情的成功或失败,需要有干劲,但又不仅仅是靠干劲,要把科学分析同干劲相结合,提倡实干、苦干、巧干,提倡切实的调查研究,提倡检查和总结工作,反对骄傲和浮夸。国民经济调整期间,为缓解上海猪肉供应的紧张状况,陈丕显同志深入市郊农村调查研究,一年之内,就先后主持召开十多次县委书记会议,从政策调整到具体问题,一一落实,以极大的勇气,纠正了当时一些“左”的做法,扭转了困难局面。

1950年2月,陈丕显在华东军政委员会上致词。图片来源:新华社 资料照片

 

把上海当作第二故乡

 

在“文化大革命”期间,陈丕显同志受到残酷迫害,被关押长达八年之久,亲属也受到牵连。但他坚持原则,毫不妥协,顽强地与“四人帮”及其在上海的党羽展开针锋相对的斗争,表现了一名共产党人坚定不移的理想信念和忠于党忠于人民的革命情操。更难能可贵的是,他自己身处危境,还尽一切可能保护受迫害的干部。

 

“文化大革命”结束以后,陈丕显同志先后在云南、湖北担任领导工作。在党的十二届一中全会上当选为中央书记处书记,随后调中央工作。虽然离开了上海,但他仍然心系上海。黄浦江的潮起潮落与他息息相通,始终得到他的密切关注。他曾多次深情地表示:“我把上海当作我第二故乡”。他多次前来视察改革开放进程中的上海,深入工厂农村体察城市的发展变化和民生民情。他热情鼓励上海进一步解放思想,加快中青年干部培养选拔和人才队伍建设,大胆改革创新。退居二线后,他还继续关心着上海的发展情况,积极支持开发开放上海浦东新区,为上海新一轮发展鼓劲加油。